亚洲名仕ms888 -第三章 彼时经年

作者:卿卿 发布时间:2015-02-05 08:00:00 字数:3026
  上官夜嘴角慢慢扬起,这个女人根本不怕么?还在笑?她的难过与她的坚持呢?

  明伯伯去世了。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心沉了沉。

  当上官城提出,要上官夜娶明伯伯的女儿时,上官夜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那个小姑娘么,那个和自己相处了半年的,善良倔强的小姑娘?

  她可能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吧。那时候她还很小。

  上官夜想起那个灵动的小水眸,稚嫩的声音,软绵绵的小手。

  在他的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中,小小的夏以沫并没有害怕的退缩。

  而是,明明揣着些胆怯,还坚决的走向上官夜,并给上官夜涂了伤药,裹了纱布。

  上官夜忍住伤痛,推开夏以沫。可是夏以沫就又靠近过去,几次三番,上官夜宣告随她。

  小姑娘的手很柔软,很轻的擦拭着上官夜的伤口,他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也可以这么照顾人。

  上官夜低头就看见夏以沫闪动的睫毛和撅起的小嘴,似乎咕哝着什么。上官夜觉得无可奈何。

  上官夜的伤是擦伤,他没办法忍受父亲的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女人。于是,他在与后母的争吵中,受了伤,并被上官城送到夏明邦家。

  当他看着上官城的车绝尘而去时,眼前就是这样一个上官静的小院落,夏明邦和一个温柔的女人,并一个还穿着蓬蓬裙,手里抱着娃娃的小女孩。

  上官夜的心情糟透了。

  那年上官夜11岁,夏以沫5岁。

  上官静的小区里,微风浮动中,一个面色忧伤却坚毅非常的女人,出现在上官夜面前。

  简单的马尾,干净利落的T恤牛仔裤。毫不掩饰的清新与恬淡的气质。

  上官夜看见的这个女人就是夏以沫。在那个他要求婚的早晨。

  似乎那不该是求婚,而是一种指示的传达。不带丝毫的感情色彩。

  上官夜心里有些不舒服。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要求结婚么?算是父亲对明伯伯的补偿?那这场所谓的结婚也是利益性的吧。

  上官夜的任务很简单,就是告诉这个女人,他要娶她。

  没必要有什么情感的瓜葛。按父命补偿了就算了。他没心情男欢女爱。

  可是,上官夜就是控制不住的纠结了。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不该是这样的。没有了那份勇敢与执着。

  他冷冷的说出那句话,显出一丝漫不经心。但是夏以沫的反应让他失望了。

  他以为夏以沫会拒绝,会毫不犹豫的否定自己,或是如同当年一样,张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高声的喊出:“你是谁,提的什么狗屁要求!”

  上官夜神情更冷了,他不想看到,他心里个性很强的女孩变成现在被金钱摆布的玩偶。

  他驾车离开,在倒车镜里,看见一个孤单落寞的身影,和干净的街道一样,无辜而纯粹。

  他希望她拒绝这场荒谬的婚礼,又似乎隐隐的希望,她接受。

  他不想以一种施舍的姿态,以帮扶的名义,来慰藉明伯伯的去世。

  当夏以沫同意这场婚礼的时候,上官夜在办公室里,情绪烦躁。

  难道是金钱的社会么,让那个女孩也变的势力起来。是为了钱么?才会同意嫁给自己?

  上官夜揉揉眼眶,觉得不可思议,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矛盾了。这个女人什么样和他无关。

  他恢复了冷静。再次,来到夏以沫的门前。他看见了夏以沫的母亲。

  那个像自己母亲一样的女人。她给过上官夜太多的上官慰,自从生母去世后,他没有笑过。

  他恨上官城,如果不是上官城花心,温柔的母亲怎么会在医院郁郁而终。

  夏以沫的母亲,林湘君。她在门口早就注意到了上官夜,那个当年还脾气冷漠、沉默寡言却聪明细心的孩子。她看向上官夜,眼睛里有着宽慰和理解。

  上官夜心里又柔软起来,也许,这也是他能为明伯伯做的最后的一点事。

  婚礼那天,上官夜穿过人群,走向场中央的时候,他的心动了,他从来没有那种感觉,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不曾那样感觉过。

  恬静的夏以沫宛如天使一般,在阳光里熠熠生辉。

  她明动的眼睛和柔软的发丝,她默默的注视与等待。

  上官夜有一瞬间的恍惚,也许,这个女人才是他一直以来想要拥有的。美丽而恬淡。

  可终究,他还是不甘心。越是觉得不能把控,越是想要知道,到底这个女人怀的什么心。

  而此时此刻,已成为人妻的她就在自己对面,还一脸笑容,这让上官夜有点愤怒。

  昨晚夏以沫那一耳光,让上官夜有那么一霎解脱了很多,他想,也许她还是她,有点倔强,有点棱角的她。

  突然一阵电话刺耳的铃声响起,打破了两个人对视的局面。

  “少爷,是老爷的电话。”仆人跑过来回答。

  “恩。知道了。”上官夜淡淡的答道。似乎完全没有转移视线的意思。

  反倒是夏以沫挺不住了,这个男人想要干嘛?

  “是上官伯伯……额,是爸爸的电话么……不,不接?”夏以沫脸有点红。

  上官夜眯着眼睛打量了会夏以沫,嘴角止不住的扬起。先放她一马。

  当夏以沫看见上官城的时候,不由得就想起了自己的父亲。他们似乎有些地方是相像的,都那么稳重,那么让人想要亲近。

  上官城微笑着看着夏以沫:“快来,小绵,都有很多年没看见你了,都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”上官城的语气也和父亲的相似,夏以沫眼睛开始湿润起来。

  上官城察觉到夏以沫的反应,叹了叹气:“小绵,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,你嫁过来,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,如果钧止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,你就来告诉我,爸替你做主。”

  “我生意忙,昨天晚上才赶回来,也没来得及参加你们的婚礼。这里我得道歉。”上官城随手示意秘书拿来一个精致的礼盒:“小绵,这是爸送你的礼物,看看可还喜欢?”

  夏以沫打开盒子,不是什么高贵的首饰,而是一块通体碧绿的玉。这玉触手生津,性感温凉,圆润有佳。夏以沫不懂玉,但晓得这玉也并不普通。

  一旁的上官夜小吃了一惊。他没有想过上官城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夏以沫。那玉是上官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。唯一一块即使上官家落寞,上官城从一介小民苦苦奋斗时都舍不得用的玉石。

  虽然上官夜心存疑问,但并没有表现出来。反倒一副非常关心夏以沫的样子。

  “爸,绵儿是我的妻子,我自然不会怠慢了她。而且,绵儿也很懂事。”说着还低头温柔的看着夏以沫。而此时的夏以沫,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,头皮也一阵发麻。绵儿?开什么玩笑?

  这时候,惊讶的人除了夏以沫,还有上官城。上官城了解自己的儿子,他太冷漠了,处事太冷静了。

  这些年,上官夜陪在自己身边,非常精于业务,商场上鱼龙混杂,年轻的上官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超高的业绩,在商场的勾心斗角中,手段凌厉,游刃有余。

  很少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的上官夜,刚才的举止,让上官城稍稍放心下来。年轻人的事,自己磨合吧。他相信夏明邦,也相信夏明邦的女儿。

  两人从上官城办公室出来,夏以沫就眉头皱的老高。她不能理解刚才的上官夜。做戏?还是突然地关心?他修长的手指刚才拂过自己的头发,而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反感。

  夏以沫摇摇头,赶走了不现实的幻想。上官夜,这家伙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,自己要时刻保持警惕。信心呢?

  上官夜看着若有所思的夏以沫。突然就冷下了脸:“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。回去吧。”

  “恩?什么?”夏以沫一愣,她没听错吧?任务?

  “我还有自己的事。如果没有非常必要的事情,就不要找我。司机在外面等着,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  夏以沫清了清脑袋里的思绪,有点有气说不出的憋闷感。转而一笑:“恩。我自己会回去,不用你担心。……额,还有,我希望没什么必要的事情,因为我也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夏以沫优雅的离开,看着夏以沫的背影,上官夜的眸里闪动着变幻莫测的光。

  夏以沫走出公司,站在远处回头看了看,心里不由得发出感叹。真是气派啊。如果不是上官夜这个冰山脸的男人在,她可能真的会对这里心生向往。

  “王师傅,你先回去吧。我有些事,可能晚些回去。不用接我。”夏以沫打发了司机。她不想坐车回去,像被严格监管了一样。她要了解这个城市,她要摸清上官夜的生活。

  司机犹豫着:“太太还是回去吧,刚刚上官先生吩咐过,要把您上官全送回去。”夏以沫咬了咬嘴唇,又低下头来:“王大叔,我是要给上官先生买些礼物,给他一个惊喜,不能让他知道,你就说送我上官全回去了就好,帮帮忙,好不好?”

  
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我的极品人生
作者:六叶

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,当他全身只剩下一块钱...

护花高手在都市
作者:晓言

"平凡小修士意外穿越,来到繁华都市, 这里没有修真...

妇科男医师
作者:星月天下

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暧昧的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最强保镖混都市
作者:忘 记

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贴身妖孽保安
作者:暗夜行走

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爸富可敌国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诡异人生
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